艾莱蒂亚

轻度同担拒否,乙女脑,喜好私设,啥都不会

(可能是泽菲光)另一个结局

是刀(大概),cp可能是泽菲光…吧
*光战死亡be,光战私设自己无意识单箭头,可能有部分引起不适的内容请注意。虽然文笔太烂根本表现不出来。
*第一人称光战视角
*教皇厅的内容可能与57级副本有各种各样的差异,蛮神召唤的内容也有差异,是苍穹团没精炼设定
我自己私心是乙女但是因为第一人称好像没有明显表现出来…嗯就这样………
————————————————————————————————————————————————

我一边捏着一份简易的地图确认路线,一边快步走向教皇厅。艾默里克在得知龙诗战争真相之后前去质问教皇,被关进教皇厅地牢。而我的任务是,在露琪亚他们解救艾默里克的时候,拦住教皇近卫的苍穹骑士,并且阻止教皇的计划。
苍穹骑士…编制为12人的教皇直属亲卫队。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我对他们知之甚少,甚至这十二个人我都没有见全过。印象比较深刻的只有塔塔露和阿尔菲诺被他们其中两人举报为异端的时候的事情,而那件事似乎也已经过去了很久。
走进教皇厅的时候意外的没有想象中的守卫和杂兵,偶尔有几个投靠教皇一侧的神殿骑士,但是苍穹骑士的成员却是影子都没有看到。
我绕过圣堂中间的座椅,一路小跑着走上台阶,穿过昏暗的走廊——一直到升降梯前都非常顺利。为什么没有追兵也没有阻拦我的人呢,是发现了地牢的异常还是都在护送教皇呢?我一边启动升降机一边想着,按照这样的情况,或许可以直接解决教皇。
升降梯缓缓停在庭院的对面,出来就可以看到庭院盛开的花和金色的夕阳。我不知道哪里来的直觉,没有走我预计要走的路,而是直接从小门拐进了花园里。
事实证明,有些时候直觉是有用的,小路的另一头是教皇和他的护卫,我径直走向他们,而他们似乎也发现了我,突然停了下来。教皇举起了手中的权杖,仍有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附近的以太都产生了波动——这个以太的能量完全就是在召唤蛮神。我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但是到达教皇近前的时候教皇已经变成了手持长剑身披铠甲的样子。
化作蛮神以太的身体并不会像人一样流出血液,虽然打起来手感与人类并无太大差异,只是不知道是否击中要害,等到面前的蛮神消散为以太飘散的时候,我也累到几乎要倒下。
这样就没事了吧…下去找他们汇合吧。我这么想着,起身想要收起武器。与此同时,我听到了另一外一个声音,是拿出武器的声音。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方才教皇身边的护卫,不出意料的果然是他们的总长泽菲兰,对着我直接拔出了剑。
银白的大剑挥向我的时候,我本能的举剑接下攻击,武器碰撞的冲击让本来就就有些疲劳的双手有些发麻。同是使用大剑的我对对方手中的剑砸下来会是什么感受也多少有些了解,更何况对方的剑从造型上实际上与我手中的剑应该是同一个样式。但是身体仿佛就是不听使唤一样,虽然能够接下对方的攻击,但是总不能看准时机反击回去。以为自己抓到空档还是被对方占了上风。
在我不知道第多少次阻挡泽菲兰的攻击之后,压在我大剑上的重量突然变轻了一点点,还等不及我做出反应,泽菲兰抬腿一脚踢在我腹部,我重心一个不稳连人带武器被踹翻在地上,由于铠甲的重量加上疲劳,我像陷在地里一样动弹不得。
不知道我有没有好好完成我的任务呢…好想去酒馆吃点什么啊…我心里胡乱想着些有的没的,看着泽菲兰的剑尖抵在我铠甲上,而我失去了斗志一般静静看着他,甚至捡起武器的动力都没有。如果我没有被剑抵着胸口我可能还会觉得这是个挺美丽的场景吧。
下一秒,我的身体穿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感,那把大剑直接穿过我的身体钉在地上,瞬间,金属破裂的声音,皮肉绽开的声音,骨头断裂破碎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血浸湿了衣服的布料,里层的衣服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在寒风中变成湿冷的诡异触感。由于疼痛我的眼前模糊且变得黑暗,泽菲兰似乎并没有拔出大剑的意思,如果我看得到的话,大概我的血已经顺着剑身流了一地了吧。我突然很想跟他说些什么,但是一张开嘴就被涌上来的血淹没了。我甚至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等着自己的生命消耗殆尽。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