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莱蒂亚

轻度同担拒否,乙女脑,喜好私设,啥都不会

是您的双黄蛋!
你以为彩蛋里是chocobo?
不!是泽菲兰!

大概是个临时起意的没名字的脑洞

其实是前几天自己梦到的内容…试着写了一下…
泽菲x私设光战,光战是女精,时间大概是龙诗战争结束几年后吧。想不到合适的名字就先喊她光战吧(。)是乙女向的小甜饼
可能非常ooc,并且小学生文笔

格里达尼亚飞艇坪。
光之战士从飞艇上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都是僵硬的,即使是西德的企业号,飞空艇的位置也就那么大,加上各国之间的航线总有很多冒险者和旅行者,可以活动的空间就更小了。还是上楼去喝一杯吧,这么想着,她顺着楼梯往上走过去。
魔女咖啡馆一如既往的人满为患,除了光之战士这种冒险者,也有当地的居民和一些佣兵也会在没事的时候喝上一杯饮料,或者吃个特制的点心。
她喝了一杯茶,转头看到楼梯边上有个非常眼熟的身影。虽然自己一直以为那人早就化成以太回归母水晶了,但是无论是他的模样,或者使用的武器,甚至以太的波动都完全就是那个人。虽然他并没有穿着以前的铠甲而是套了个毛线斗篷,但是怎么看都觉得不会有错。一瞬间光之战士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听异国的诗人唱了太多夸张过度的诗出现了不该有的幻觉,但是这个人又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我要是认错人那就让我死在异国诗人的歌里吧。
光之战士这么想着,走到那人的附近。“泽菲兰…?泽菲…唔”见对方没有回应,她提高音量又喊了一遍,不料第二个音节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捂住了嘴。
“抱歉…请您不要这样大声喊我。”泽菲兰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他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收回了手。“我们换个人少的地方说吧?”
光之战士点点头,跟在泽菲兰身后离开了咖啡馆。以太之光附近聚集着一些冒险者模样的人,他们大多数在和同伴聊天或者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路过这附近的两位精灵。
泽菲兰仿佛自己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一样轻车熟路的穿过山洞,绕开喧闹的露天剧场,从碧企鹅瀑布所在的那条路上绕开诸如市场和制革行会之类大多数人常去的地方,最后两人在离枪术师行会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光之战士坐到边上的一块石头上,铠甲碰在石头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而泽菲兰则是完全没有要坐下的意思,“您是…为什么要喊我?”虽然他对眼前这个女孩子有印象,但是完全想不出她为什么要在咖啡馆突然找到他。“因为认出你了。嗯…好吧,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在光之战士的记忆中,最后一次看到泽菲兰是在骑神一战,并且骑神和圆桌化为了以太,从那之后就没有有关他们的消息了,她也就默认蛮神被消灭回归以太界。
“虽然我很想回伊修加德,我们当时也考虑过回去,但是恐怕回去就再也出不来了。所以才来了这里。”他的语气仿佛他一踏进皇都就会被艾默里克抓起来审问一样。
“你说‘你们’,也就是说其他人也都还在了?他们也在这里吗?你们一般都在做什么?”
泽菲兰似乎不知道该肯定还是该否定她这个问法,思考了一下开口道:“除了教皇陛下,别的人都还活着,但是几乎都在不同的地方住了下来。毕竟如果我们12个人一起活动的话,无论如何还是过于显眼了,尤其是在精灵族不多的城市里。”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不希望互相添麻烦,又想要联系对方的话就只有叫莫古力帮忙送信了。”泽菲兰没有具体说他们各自在哪里做什么,或许是不想说,又或许是没有详细的正确的消息。可能因为不再是骑士团名下也就不再有管理的义务,会保持联系的大概也是关系很好的人吧。是不是自己的原因才会让他们变成这样呢…光之战士听了泽菲兰的说法突然陷入了沉思,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甚至都没有说话。“您没事吧?”
“啊…我没事…抱歉,只是走神了”她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恢复精神,“话说回来,你还对我有印象吗?”
“嗯,我记得。”
一瞬间光之战士的表情有些凝固,随后又很快恢复正常。她张了张嘴,然后又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其实她是很想问问为什么泽菲兰会记得自己的。算了吧万一他说记得我在奇点反应堆抡大剑打他这种事还是太令人难过了,她这么想着。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还是泽菲兰先打破了沉默
“那么,您最近有什么要做的事呢?我听说阿拉米格和多玛都已经在重建了。”
“是这样没错,不过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可能……可能想去黄金港住一段时间吧,远东的温泉真是好啊~”
听到这话的泽菲兰,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在说“你真的不去拯救世界了吗”,然后又恢复成平时的样子。
“你干嘛那种表情看着我啊?!就算是光之战士也要休息的吧??哎我说你要不要跟我去黄金港?”
泽菲兰愣了一下,他当然听说过黄金港,多玛解放之后就经常能听到冒险者和商人讨论东方的风土人情,远东之国的黄金港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至今为止没有离开过艾欧泽亚,对于突如其来的邀请不知究竟要如何是好。光之战士也不着急的样子,就靠在石头上等他做决定。沉默良久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好。”
————————————
几天之后,两人坐利姆萨罗敏萨出发的船前往黄金港。
“其实我自己去的话用以太之光就可以了,但是我猜你应该没去过东方所以就改成了坐船…”
“…我跟你说我觉得远东之国的米酒很香的有机会你要去尝尝看啊…”一路上光之战士不停的在说各种东方见闻,泽菲兰就坐在边上静静的听着。突然他觉得肩头一沉,转头看到光之战士歪在他身上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说话的声音也有点含糊不清,“坐船有点不适应…让我睡一下…”
“不舒服的话,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船舱里非常安静,甚至只能听到呼吸的声音,和疑似说梦话一样的光之战士的小声嘟囔。
“…泽菲…”
“嗯?”
“…泽菲兰”
“我在呢。”
“泽菲兰…我喜欢你…”

半夜发图
最后一P是闺女前面都是泽菲

今天也是截图的一天
最后3p又名“为什么你们都变成以太了我还在这儿”

存点截图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大半夜不睡觉发这个…
阿代尔是@布丁_salted fish of light 
阿代尔真可爱啊_(:з」∠)_

泽菲这个脸接电话这个角度刚刚好…
哎呦喂太可爱了我死了…

为什么买美丽这身就一点都不卡啊!
为什么买猫耳就那么卡啊!
连个猫耳都不给戴!有没有人性!
小总长你说你是不是还想当神殿的总长啊(」゜ロ゜)」

不行我一定要发一下这个hhhhh
还打什么极骑,出道不好吗

2016.10.27
实际上是昨天的截图
差不多装修完了顺手换了一个院墙,结果发现那个树篱(?)和泽菲一样高……跳上去花了一点时间
亲友种出来蓝色的古典玫瑰做成了头花,感觉只有婚礼这身还算搭_(:з」∠)_如果是白花说不定效果好一些……?
小天使泽菲好可爱_(:з」∠)_

最后一个图吐槽一下卡尔瓦兰你的品味真是……恶【。】

发几个泽妃
不其实只有第一个是真的泽妃
后面两个都是我
海德林阿姨的光照效果很可以

补一句,泽妃的眼睫毛真好看……
打什么骑神直接颜值精炼全艾欧泽亚吧